**yoshiki訪談內容**(大部份都是在談hide哦!!..^^)
《style》雜誌─yoshiki獨家採訪。
小松成美(以下簡稱o) yoshiki(y)
有關uk o:x時代yoshiki又要打鼓,又要製作,那uk怎麼樣呢,還打鼓嗎? y:打的。而且我還在拼命的練吉他,希望可以讓大家聽到一個全新的音樂。 o:去年9月11號事件,聽staff們說、yoshiki當時好象受了很大刺激,得了自閉症一樣是嗎? y:是的。那時,美國的電視每天都在播放遇害者家屬的極端悲傷的採訪,我那一陣子也決不出門,只是一天天坐著盯著電視看,好像是要被什麼吸進去一樣。自己也知道這 樣不好,但頭腦就是轉不過來。看著許多人的悲傷,自然的想起了自己的事情。惡性循環持續了不短的時間。最後還是覺得應該做點自己該做的事。寫了沒有目的的曲子。寫 好之後,覺得還是以911為題的。之後,終於覺得踏實了一些,才又開始做音樂。 o:yoshiki做的曲子,都融入了yoshiki自己的喜怒哀樂,我覺得音樂家很了不起,因為他們可以撫慰人的感情。 y:我不是女性,不能生小孩,但是,我覺得作曲和生育很象。都是充滿著痛苦和期待。有一首曲子我在寫他的時候很痛苦,但多少年後卻幫助了我。我到現在,每當消沉 的時候還都是會聽《endless rain》。 o:toshi退出和 hide去世的時候也在聽嗎? y:是的。 o:記得hide去世是5月2日的事。 y:我當時在洛杉磯聽到這個消息時,認為絕對是在騙人。一定是hide在開我玩笑。在回國的飛機上,看了新聞,才知道是真的。之後在送別會見到了很多人,但我都 記不住了。告別式結束之後,我馬上回了洛杉磯,開始責備自己,以為自己再也回不到音樂的世界裏了。 o:是決定停止所有的演奏活動了嗎? y:是的。我當時覺得一切都是我的責任。無論是toshi的退出,還是hide的死。特別是hide,我當時覺得完全崩潰了。 o:那時解散後3個月的事─y:那時toshi突然退出,我一時間變得無法考慮之後的事,只有hide一邊說著[一定會重組x,一定能找到新的主唱的。]一邊拼命的在支持著我。那樣的 hide一下子就消失了。我突然想到不就是我改變了他的一生嗎?覺得所有的事一下子都變得很可怕。之後無論給誰做音樂,都不再作自己的了。完全把自己封閉在{過去 }的殼子裏。 o:我在98年第一次採訪了yoshiki,當時對你的印象是非常憔悴,完全沒有辦法說,沒辦法考慮自己的事情。 y:那是處於做什麼都不行的狀態。去看了心理醫生,我卻對著醫生大喊"你又知道什麼!"當時最害怕的就是想起x的事情,也幾乎不回日本。 o:那時的採訪我是絕對忘不了的。那之前我對yoshiki只是在報導上的瞭解。 當時,yoshiki失去了X和hide,整個人好象沉到了穀底。但是我覺得yoshiki並沒有失去對音樂的愛,於是還問起了您父親的事情,覺得 yoshiki真的是一個很溫柔的人,總覺得x音樂激烈的根源或許就來源於那種溫柔。 y:我也覺得當 時小松小姐可以聽我說那些話對我真的有很大幫助,我說了我至今為止都沒有向任何人說過的話,感覺到了自己真的還活著。去年,當我開始做uk,決定試 著站上舞台的時候,突然想到了請你幫我寫一本書。 o:是啊,接到yoshiki電話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突然說"我想說出到現在為止的一切,通過這本書,想分清過去和未來。"在x的時代,連生日,本名,出生地 都是秘密的人一下子─ y:我當時說出了在x崩壞,hide消失後一直說不出來的小時候的事情,簡單來說,好想獲得了新生一樣。 o:那又是為什麼呢? y:或許是我想看在小松小姐筆下的我自己吧。而且,當時的採訪,對我來說,是一個記憶很鮮明的經驗。我看到了完成的雜誌,意識到小松san的文章可以把我所說的話 傳達給fans們,突然感到很安心。現在我也很想看你寫的那本自傳呢。 o:我一共去了6,7趟LA,積累了100多小時的訪問,又採訪了yoshiki在x時代的友人們,還有工作人員,還進了錄音室。一天12個小時都呆在一起。 y:除了工作人員,看到我工作的你可是第一個呢。 o:那是我的榮幸。我還有幸採訪到了yoshiki的母親和弟弟。我想這次的書裏大概會有不少yoshiki本人都不知道的事呢。現在已經進入了整理,撰寫階段, 預計秋天出版,你就在等一陣子吧。 y:有很多我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有點可怕了吧。(笑) o:也是─(笑),但是我也知道了yoshiki是不會放棄音樂的,這一點上我高興。 y:是啊,我也覺得放棄音樂的自己是大笨蛋。 絕對音感。 y:小時候,受過"絕對音感"這種訓練。就是要能把所有的聲音都自動轉變成音符的訓練。比如說,這個聲音(說著,敲了一下桌子),就是d。 o:記得也是在洛杉磯,我對???做採訪的時候,他說一次筆掉在了地上,yoshiki回頭就在鋼琴上彈出了一樣的音。能做到這一點的在 美國一個人都沒有。 y:當時練習是很苦的,要把所有聽到的都變成音符,但最難得是把它表現出來,雖然我聽出來是沒什麼問題。 o:聽說您父親也彈過鋼琴,與這有關嗎? y:我覺得是托母親的福,4歲起她就讓我練習了。 o:可是,據我的採訪,您母親說"小時候,yoshiki突然跟我說:無論如何,我也要學鋼琴"
y:5,6歲的時候好想當鋼琴家,每天都要把鋼琴室的燈都關了,拉起窗簾,在黑暗的氣氛中練習。 o:看來,演唱會的照明是你的興趣啊。 y:是,是(笑)。那時只有6歲就那樣了。這麼說來,開始做曲是幾歲來著─o:聽說是小學低年級的時候,在您家還看到了當時寫的譜子。和toshi見面也是那會兒嗎? y:不是,是上小學之前,當時是同一個幼稚園的,5歲。 o:還有,這是您母親說的,說yoshiki小時候哮喘非常嚴重,一天到晚只是讀書。 y:是的。 o:那時候不能上體育課,嚴重過敏體質,限制飲食,很瘦,很白。那樣一個纖細,病弱的少年,現在卻變成了能砸壞所有鼓,做出那樣激烈音樂的青年,這是為什麼呢? y:是啊,為什麼呢?(笑)那怎麼說也不是身體上的,而是從內心湧出來的能量,我只是發散他而已。 o:是說沒有這種能量的人就不能成為那樣的人嗎? y:我說不好。我並不認為自己是特別的。我只是非常努力。無論是鼓還是鋼琴,都拼命的練習。
o:yoshiki將來的夢想是什麼呢? y:現在的夢想是引退。 o:哎?!怎麼這樣! y:不是不是,我不是說現在。再怎麼說我現在的人生也只過了一半。早上起來就那個樣子去錄音室,晚上回家就是睡覺。這樣過了多少年了?我也知道一共可以做多少事 情。但是,如果我達成了世界制霸的目標,就引退,在義大利的海邊,有一間自己的房子,在那裏彈彈琴,寫寫曲子。 o:和家人住在一起,會有小孩嗎? y:我想一定會有的。不過,把引退當成夢想的人不多吧。 o:是不多,太超前了(笑)。在大家都滿心歡喜的等著yoshiki歸來的時候---- y:沒問題,在目標達成之前我是不會引退的。
之後是一個小趣聞: yoshiki記不住自己家的電話號碼。"我是一個人住嘛,自己在外面又不會給家裏打電話。上次超速被逮到的時候,員警問我住址和電話,位址我記得住,可電話實在 是忘了,被臭?了一頓。"
yoshiki---uk的訪談摘要
─在uk的宣傳裏,看到你打鼓,沒帶護脖器,是好一些了嗎? yo:不行。(笑) ─不行? yo:已經是慢性了,現在也在疼。什麼都不做也還是會疼。 ─那鼓呢? yo:錄uk的時候還在打,只要不打三小時以上好像就沒問題。但象x那樣猛地打的話,簡直就是自殺行為。(笑) ─編輯the last live的時候,是什麼情況呢? yo:搞不清楚,總之自己就是抱著2箱紙巾進了編輯室。 ─已經有了號啕大哭的覺悟了? yo:心裏想著"好啊,來吧。"可是實際看還是不行,《紫水晶》一開始就哇的哭了出來,5分鐘之後就逃出了編輯室。回到休息室,2,3個小時之內都會想"不行了,看不了。"之後在進去看。這種狀況持續了3天左右,第4天才從頭看到尾。 ─那幾天是怎麼想的呢? yo:告訴自己,一定要超越他。"如果不能超越他,我就一生都不能說x的事。"也就是,一輩子都不能過我自己的人生。 ─現在已經編完了是吧? yo:今年的3月完成的。記得好像是3號。 ─到最後還在哭嗎? yo:100%在哭。握手會之後又看了一遍,因為是發售日嘛。那時又哭了一場,到最後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對自己說,這麼大人了,也差不多一點啊。 ─是因為想起了hide嗎? yo:我想,對我而言,最痛苦的是hide不在了這個事實。 ─hide說過{對我來說,x就是yoshiki}...那對yoshiki而言,hide也是很大的存在嗎? yo:x是,我說"是這樣"{是白的},那就會變成白的,我說,"是黑的",就會變成黑的band。 ─這就是hide說"在我而言,x就是yoshiki"的理由嗎? yo:hide總是說"yoshiki說好就好。"但我自己也知道自己經常是會一下子就沖出去的性格。所以做事情之前,一定會問hide{你怎麼想?}─哎? yo:自己的事也總是問hide,比如,"這次我會接受北野井子的採訪,怎麼樣?"等等。 ─連這些都問? yo:嗯,什麼都問。"我正給西城秀樹寫曲子,怎麼樣?"{要是yoshiki的話,寫寫也挺不錯的啊。}{給kiss做一首歌,怎麼樣?}{做《????、??????》吧。}幾乎什麼話都會跟他說,但現在已經沒有可以商量的人了。 ─是嗎。 yo:現在,還是好想讓hide聽uk,問他{怎麼樣?這個。}他會回答"哇,怎麼變成這種音樂了?"然後繼續做,給他聽,問他{你覺得怎麼樣?} ─當初剛見hide時是什麼感覺呢? yo:在神樂阪的live house,他在他自己的樂隊,覺得他好帥。而後,一起去了他們樂隊的慶功宴,不對,是我自己闖到那裏去的,用命令式說{進x。} ─在別人的慶功宴上? yo:那時hide也說{yoshiki,這是我們的慶功宴啊。}(笑){我知道,進x啦。}{現在馬上可能不行。}"我一定會讓你想進x的。"─哎? yo:然後,hide的樂隊解散時,給我打電話{我不再做樂隊了,可是----} ─說了這種話? yo:嗯。我當時說,那不做也好啊。 ─哎?不是馬上搶人嗎? yo:不是不是不是,他問我{有不少band叫我,怎麼辦?}..{你怎麼想呢?}..{不做了,去當美容師。}"那不做也好啊。"是這樣說的。 ─那hide呢? yo:他只說{啊,這樣啊。}就結束了。 ─就這樣? yo:嗯,就這樣。2,3天之後,hide給我打電話,{我去看x排練行嗎?}..{好啊。}而後,他一個人象發呆似的看著我們練習,之後一起去喝酒,就說,{我進x好嗎?}就這樣。 ─哎? yo:taiji也是...一度退出了x。一天,又不明不白的回來了。當時,他來我家,說[沒住的地方了,讓我住。]之後就住著不走了。過了幾天,突然說[還是想和yoshiki一起做點什麼啊。]..hide也常說{和yoshiki在一起,好象什麼到能做到似的。}所以,我有時候想,那兩個人,是不是腦子裏真的只有音樂啊。(笑) ─是覺得和yoshiki在一起就一定會有什麼有意思的事吧。 yo:我覺得是。想想,hide以前是隊長,pata以前也是隊長嘛。 ─那pata是怎麼進來的呢? yo:我以前幫他們打過鼓。慶功宴上,pata說"不來我們這邊嗎?"[不要,我不進。你不來x?]..[我是隊長,不行的。]他雖然這麼說了,但當他發覺的時候,已經是x的隊員了。(笑)所以說,很不容易啊,做一個所有隊員都是隊長的的band的隊長。就這樣,hide怎麼說呢?總之,就是我把所有的東西都折騰出來,hide把那些東西的殘骸撿起來,這麼一點一點向前走的樂隊。 ─殘骸? yo:比如說,x剛出道的時候,受到不少評論家的攻擊,我馬上就和他們吵了起來,像{你們也不是什麼高雅的人}等等,那時,hide就跟我說,{yoshiki,那麼做是不對的,要好好說話。}─哎? yo:我是那種一下子就會沖出去的人,每當那時候,hide總是會給我助言。所以,我真的很想給他聽,給他聽uk。 ─the last live編輯完了之後,對hide的事有一個小節了嗎? yo:我只看著他,只為他煩惱,只想著他,而後做我該做的事,這不需要什麼小節吧。
99年yoshiki對hide的回憶
已經過了一年了.從那天開始,我一直在心裏回憶著數也數不清的和hide一起時的事,回憶著它們,思考著,和hide交談著. 那時,這些這麼珍貴的回憶,讓我想起來就會心痛,但是,或許是經過了這一年的時間,我覺得這些在我的回憶中變得好溫暖.可以和hide的fans們這樣說出和hide之間的事情,在一年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我現在仍有少許的混亂,在這裏我儘量挑選一些快樂的事情,一邊想,一邊試著向大家說,第一次和hide說話,還是他在????????的時候,他的樂隊合X一起參加了一張混和盤的製作,那時,是我第一次給hide打鼓. 在那之前,看過幾次hide樂隊的演出,覺得"真是了不起的live啊."可是,第一次說話的時候,心裏想的是"臉和舞台上完全不一樣啊----"(笑) 但是,那時候只是說了兩句話,真正的對話,還是在橫濱7th?????,X演出的時候,他來了. 在樓道裏"我是?????????的hide."他跟我說.我嚇了一跳"哎?真的?"又是不一樣的臉.(笑) 可是,什麼時候變得非常要好得,實在是想不起來了. 就是不知怎麼得就變成好朋友了,之後,經常一起玩. 和hide第一次一起演出的舞台,我想可能是在?????????,那時我總是在?裏面放火. 那天,火放大了,當時的會場很小,觀眾都出去避難了,hide,我,所有的人的臉都是黑的. hide之謎有很多,到今天還是個謎的就是:hide不知道為了什麼,從來不讓人看他的上半身. 大家在後台的時候基本都是一起的,換衣服的時候一次都沒見過?! 其實,下半身是看過啦,但是上半身真的是沒見過啊.(笑) 老是一個人攢在一個角落裏偷偷的換. "hide,你是不是有胸毛啊?" 雖然是玩笑,但是,再live裏,toshi喊"脫啊"的時候,hide也是絕對不脫的. 他從原來就是"脫啊脫啊"不離嘴,但是自己絕對不脫. 真的是很有原則. 一起去游泳的時候,也絕對是要穿著襯衫遊的. 那情景真的是很可疑. 說到游泳,hide在我LA的家裏的游泳池差點淹死.(笑) hide喝醉了,把rodi扔到我家的游泳池裏,然後,我把hide扔到了游泳池裏. 我的游泳池是很深的哦. 然後,"我夠不到底啊-------遊不了啊------"一邊喊著一邊遊,與其說遊,不如說淹.(笑) 啊,還有我和hide的"食物戰爭". hide總是認為,如果去有水槽養著魚的高級的地方,那裏的菜就什麼都好吃. 重要的是,他味覺差了點. 我和hide的味覺究竟誰是對的,又一本雜誌竟然就這一問題發展到了"爭論"的地步. hide的理論,好吃的東西混在一起,絕對沒有不好吃的道理. 肝和豆腐那種完全沒有關係的東西一起吃,他也會說好吃. 我說"那是很奇怪的." 比如我喜歡布丁和海膽,但是一起吃決不好吃是吧. 再怎麼好吃的東西,完全不一樣的種類一起吃也絕對是不好吃的. 啊,但是,hide的狀況,喝多了之後連吃的是什麼都不知道了,反正就是什麼都吃. 結果,也不知道hide喝酒是強是弱. 大概不是那麼能喝吧. 馬上就會喝醉,開始破壞. 可是,能阻止hide的只有我一個人. 總是突然接到經紀人的電話"yoshiki,hide又開始爆走了,請過來一下啊." 然後,我就去hide正在喝的店,"hide chan",他就馬上會回答"hai",然後就住手了.問我"啊,我幹什麼了?" 不光是味覺不好,hide眼睛也不好.總是說"晚上不能開車". 原來在X裏,能開車的只有我和hide,地下時期演唱會移動的時候,是我和hide交替著開車的.但是,他晚上不能開車!! 可是,移動,大多是在晚上不是嗎?然後,就總是我開車,為這件事經常糾纏不清.(笑) 然後,有一陣子,hide非常熱衷於"帽子". 不記得是在四國的哪里的演唱會了,live結束,回到hotell,突然火災警報響了. "出什麼事了?"我沖到走廊上一看,hide一邊拿著滅火器噴,一邊喊"我帽子不見了!!!" 從那裏以來,我就一直象關心樂器一樣關心hide的帽子.演唱會前會問"hide,你帽子好好得在嗎?" 可是,有一次在名古屋的live時,問他"帽子呢?""在,在.對了,作首帽子的歌."然後就"我的帽子,是這樣的那樣的-------------"一邊唱一邊走. 奇怪的人. 是啊,有說不完的事情呢. 這樣說下去的話,可能要說一個月也說不完呢. 可是,在那之中,記得最深的仍舊是hide和我和member和fans們一起的回憶. 那些回憶太過美麗了,才更感覺得悲傷.可是,卻給了今天的我,每天生活下去的勇氣. 對和我們一起創造著這些回憶的fans們,當然還有hide---------------- 真的非常感謝,謝謝.
(因為有提到hide..看完後好感動喔!!!yoshiki跟hide桑的互動好讓人感動..想哭...^^..粉紅小娟...)
hide70100400] 的 首頁 | 相簿 | 網誌

 

.
創作者介紹

墨爾本

tncmh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