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性業繁榮,估計是個地球人私底下都知道的事。但東莞的市長不知道。近一年前,東莞市長袁寶成說,東莞曾經有一些賭毒現象,很多城市都曾經有過,作為政府,我們從來沒有認為要依靠這些來發展城市,我心目中不存在(性都)這些名字。
  央視前天揭秘“莞式服務”,是偶然或是另有緣由,人們不得而知。但客觀效果上,等於將袁市長這句話養大了,再扇過去一記耳光。於是東莞掛不住了,當晚10點就採取抓捕和查封行動,中堂鎮公安分局局長和涉黃酒店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長,全部被先停職再調查。
  與史上所有掃黃打非報道及行動不同的是,報道程序以及正義感幾乎無可挑剔的央視報道,遭遇了另一記反擊的耳光。“東莞挺住”的聲音,以公民下半身性福權、娼妓血淚生存際遇、性業權力庇護等另一種正義理由,將東莞弄成了需要全民支援的地震災區。
  “東莞挺住”,這種就地撒潑的姿態,之所以能夠收到一些災區般就地灑淚的戲劇效果,不是主張性業自由、賣淫合法化者在中國一夜之間隊伍壯大了,也不是全民的三觀凌亂到這般地步了,而是積蓄已久的、對包括央視在內的、權力化了的社會評價姿態及社會管理方式的不滿與抵抗。
  這是一種幾近擰巴的聲音。是一群叛逆者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卻屢屢失望之後的習慣性抵觸。他們能在幾無挑剔的個案中,感受到東一榔頭西一棒子的權力人為化、隨意化了的運作現象。他們用幾乎病態的心理審視這個社會,以不合作姿態宣泄自己的不滿。比如抓大V大謠,比如問你幸福嗎,比如這次的揭莞式服務。
  “東莞挺住”是一種典型的悖論。東莞性業繁榮,他們罵法治之亂;法治棒打性交易,他們又喊東莞你給我挺住了。這種為反對而反對、對於權力的擰巴式抵觸,有對社會良性秩序的嚮往,有內心人文關懷的體恤,更有著憤青式的激進情緒。他們放棄構建式的理性表達,轉向破壞式的逢權必抵,其實是一種破碗砸破罐的情緒表達方式。他們看上去很堅強,很堅挺,內心卻充滿著失望和失落的柔弱。
  東莞性業泛濫至今,警方視而不見,他們不滿意。央視一報道,警方聞風而動,他們不滿意。抓買性賣春,他們不滿意。弄幾個派出所所長停職調查,他們同樣不滿意。他們亢奮地抵觸,正是不滿意權力曾經否認莞式服務的存在,不滿意有些媒體挾著道德與法治的棍棒。在他們眼裡,這都只是一個權力亢奮的過程。
(原標題:“東莞挺住”,誰在亢奮)
(編輯:SN093)
創作者介紹

墨爾本

tncmh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