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總數累計達3885例
  醫生暗訪夜店講述艾滋人的悔恨故事
  1988年,我市發現首例艾滋病感染者。25年裡,我市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總數累計達3885例,其中已有661人離開人世。有關專家預測,如果不加以有效控制,艾滋病將從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擴散。
  昨天,記者採訪武漢市皮膚病性病防治所專職從事艾滋病防治及流行病學調查的專家——李士梁、張萬宏。十多年來,這兩位專家及其團隊,深入夜店、桑拿等娛樂場所暗訪,對武漢艾滋病高危人群的生存狀態取得了寶貴的第一手資料。
  暗訪被夜店老闆罵得狗血噴頭
  2000年,武漢市作為全國試點,率先在黃陂區“默默”推行娛樂場所100%使用安全套項目,2004年在全市展開,如今這項工作已成為“常規工作”。
  剛開始,當醫務人員常常趁著夜幕,到燈紅酒綠的娛樂場所發放安全套時,常被罵得狗血噴頭。
  有一次,武漢市皮膚病性病防治所兩名醫生剛站在一家按摩店門外,就聽見裡面嘀咕:“那兩個神經病又過來了。”醫生想與老闆聊一聊,老闆卻大聲罵出很難聽的話,讓人無地自容。 
  李士梁醫生有天晚上“微服”去娛樂場所暗訪,碰見他接診過的一個病人。李士梁回想起那個病人的眼神時,至今記憶猶新:“他當時看我的眼神讓我感覺怪怪的,他一定覺得我說一套做一套,晚上也跑到這種地方來玩了。”
  但現在,娛樂場所從業人員都與醫生們混熟了,不光欣然接受安全套,還說:“每三個月一次的免費體檢讓我們放心不少。” 
  “男同”流下悔恨的淚
  23歲的小劉,長得高大帥氣。他在酒吧、桑拿等場所,向異性和同性都提供有償性服務。當被查出梅毒、尖銳濕疣和艾滋病感染時,他流下了悔恨的淚水,併成為協助醫生調查的志願者。
  張萬宏醫生說,男男性接觸者是艾滋病高危人群。然而,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群體,難以接近他們,也很難取得他們的信任。武漢市皮膚病性病防治所曾在同性戀酒吧對男男性接觸者進行調查,得到了不少志願者的積极參与。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志願者說,自己也是一名“男同”,10年前來漢工作,現在仍和一名男子同居。他說:“我們比一般人更害怕得上艾滋病,要是萬一傳給了老家的妻兒,我對不起太多人了。”
  這位志願者和其他幾名志願者一起,對光顧酒吧的男男性接觸者一對一地問卷調查。
  拿到這些調查問卷,工作人員心中沉甸甸的:96名被調查者,18名男男性接觸者年齡不足20歲,11人從不使用安全套;近半的人還與女性有性生活。
  張萬宏說,這一調查結果,與今年1-10月新增472例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中,男男同性傳播占六成的結果相符。
  為出國微信搭上8名留學生
  一位大四女孩,為了出國,通過微信不斷加國外留學生為好友。不到半年時間里,竟和8名留學生髮生“一夜性”,當她在艾滋病自願檢測門診查出陽性時,瞬間花容失色,大聲痛哭……
  醫生告訴她,從感染到發病一般有2-10年的潛伏期,通過積極治療干預,有可能推遲發病。到那時,說不定醫學上找到了治療艾滋病的方法。醫生的話,給這位花季女孩帶來了希望。
  一位大三男生,將自己的第一次“奉獻”給了街邊按摩店。事後一個多月的時間里,他老是感到下麵不舒服,多次電話咨詢後,他終於鼓起勇氣走進了艾滋病自願檢測門診。當得知自己只是一般炎症後,壓在這位小伙子心中多日的石頭終於落了地。
  張萬宏說,為了及時發現高危人群感染艾滋病,武漢相繼開設了40家艾滋病自願檢測門診,檢測費用全免。今年已有8000多人自願檢測艾滋病,成為我市監測艾滋病感染情況的主要途徑之一。
  40歲的張先生是位“癮君子”,一年前查出艾滋病病毒陽性,但他拒絕接受艾滋病抗病毒治療。不久前,張先生經120急救送往武漢市醫療救治中心,經該中心艾滋病專家張麗確診進入發病期。
  艾滋病病毒主要有性傳播、血液及體液傳播和母嬰傳播三個途徑。張萬宏提醒:一是要潔身自好,二是一定要使用安全套。
  記者唐智峰 通訊員周霞 劉露
創作者介紹

墨爾本

tncmh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